时雨小径 May the Spirit be with you

民主与人性

It is almost universally felt that when we call a country democratic we are praising it; consequently, the defenders of every kind of regime claim that it is a democracy, and fear that they might have to stop using the word if it were tied down to any one meaning. – George Orwell

最近的一些事情,美国选举的丑闻,韩国总统的丑闻,香港立法会的闹剧,使我对民主这个曾经令人神往的词又产生了一些思考。

民主的一个理念就是说要人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可以通过投票的方式来达到使之实化的目的。可是,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下,民众表达的意见是否是其本身经过思考的想法,抑或只是被舆论媒体导向的结果呢?信息时代咨询获取的便利性与被动性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人独立思考的能力,越来越多的人或许只是在休闲的时候刷一刷社交媒体,看一看朋友近况,结果被一股脑儿地灌进了各种心灵鸡汤,求职指南,时政分析,并且这样的信息会多到令人在睡前最后一刻也难以刷完,更别说对其加以消化和思考,结果就是随波逐流,成为舆论媒体的目标与对象。我至今还对韩国电影局内人的一个片段印象深刻,片中的新闻作家将民众比作猪狗时那种打脸的感觉,就好像被硬塞了一坨屎又吐不出来一样。

为什么今天的教育水平不断地提高,民主平等价值观的影响力不断扩展大,民众作为一个整体的先进性却越来越得不到体现甚至显得落后呢?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我看来,这种现象下面所透露出来的本质,是信息量的急剧扩增以及带来的不对等。打个比方,在信息时代以前,信息的总量是10,民众通过各种渠道可以了解到大概3, 而在今天信息的总量是10000,而民众能掌握的或许只有30。在这种情况下,让民众来发表意见无异于盲人摸象。

那么今天我对民主是悲观的吗,或许不得不说是的,至少对建立在人性基础上的民主是悲观的。因为在这基础上的民主有着一些难以超越的阻碍。

  • 人作为个体已经无法跟上信息膨胀的速度,并且每个个体对信息的掌握的分布情况并不是离散型的,而是呈现被舆论媒体导向的集中型,这提供不了众智的理论基础。
  • 利益集团的信息量的掌握远远超过了民众–作为个体的集合。这种严重的不对等已经不断拉开了民众与利益集团间的智力水平,如果不是 wikileaks ,或许每个投票人都还跟被像耍猴一样戏弄,而我们都清楚泄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 人性的本源是堕落的。这一点并不难以承认,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越没有信仰的地方道德败坏的事情越多也可作为一个佐证。并且这情况并不会好转,直到末期的来到。

那么路在何方

信息的透明与开放是一个看似美好的理想和目标,为什么说看似,因为就算有一天达到了,人面对的还将是一片茫然。因为人作为个体实在太孱弱,对不在一个量级上的信息处理不过来。即使全部的信息都开放了,人也不一定有能力利用。不过这又是一个必经之路,没有开放,何谈其他。

也许在未来,随着科技的进步,借助AI来处理信息成为普通人能够使用的技能,更多的人不再被利益集团控制下的媒体和舆论戏耍,更多的人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样,民主或许还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