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小径 May the Spirit be with you

其实也没那么平淡

刚才蹲在马桶上的时候, 突然觉得应该把这件事记下来, 因为再久了去的话很多细节都快记不起来了. 到以后觉得生活无趣的时候可以翻出来看看.
趁着印度大妈去吃饭(吃个午饭要俩小时有木有!), 果断开始扯.

时间被扯回到大概三个月前, 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学生, 刚好从国内回学校, 见到我的人都说, 哟, 胖了. 一语道破屌丝学生在美帝生活水深火热回到祖国酒池肉林的经历. 而在这个时候, 我都会佯装扶一扶刚配的70度的眼镜, 谦虚地说, 呵呵, 你也是.

到离毕业还剩1个月左右时间的时候, 发现该办OPT了, 所谓OPT, 就是在学生签证过期而又没有工作签证的时候的一个维持身份的东西, 说到身份这玩意儿, 我不禁想起'辛德勒名单'里的劳工证明而潸然泪下.
所以相对于OPT, 我还是比较喜欢PTO(Paid Time Off)…

去学校IC办申请的时候, 得知需要I94, 回家找, 发现没了. I94是一张白色小纸片, 其平凡程度和其重要性完全不成正比, 以往入关的时候, 海关的officer都会把它订在护照的某一页上, 这一次却没有, 于是完全没头绪. 努力地回忆了一遍从下飞机到回公寓的过程, 感觉基本上是掉在机场取行李的地方了. 在这个时候其实我是挺乐观的, 毕竟I94看着太不起眼了, 应该随便搞搞就可以了吧. 于是动手google, 结果越看心越凉, 通过正常的, 也就是官方规定的手续补办I94需要半年的时间(强烈鄙视USCIS的办事效率), 然后其实我还剩1个月就要毕业了, 也就是说等新的I94办好我已经是什么身份都没有必须打包回国了. 想到这里, 不禁悲从中来, 难道这就已经是终点了么, 猜到了过程, 却猜不到结局吗. 无奈中看到一个帖子, 说到机场附近的CBP可能可以补办, 带着一丝希望, 直接就奔到了LAX附近的CBP, 结果没说几句就被人打了个太极, 跟我说他们不管, 让我去LA DOWNTOWN的USCIS, 这个时候隐隐约约觉得有点没戏, 开车的时候也很烦躁, 在高速上变道的时候差点撞上.

到了那里已经是中午, 还好早上出来的时候预备了点干粮.

见到officer的时候, 毕竟心情太乱, 我口气不太好, 大概就是强调这不是我的错啊布拉布拉布拉, 这他不是应该帮我订到护照上的吗. 结果人一句He doesn't have to就让我没话说了, 不过他还是提供给我一个主意, 让我出境一趟再回来, 这样就有新的I94了.
回家以后, 开始想出境的话去哪里呢, 其实也没几个选项, 不需要另外签证的地方只有墨西哥和中国了, 有一瞬间我想就这么着吧, 回趟中国再回来, 可为了张白纸花1500刀来回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不可以理解的. 于是还是把重点放在墨西哥上, 去墨西哥的话主要有几种方案, 按找靠谱程度从高到低来说是坐飞机去, 开车出境, 开车到边界走过去, 坐船过去, 游泳过去…在调查了一下交界城市Tijuana的背景之后, 缺乏冒险精神的我还是决定坐飞机过去.

在第二天早上翻圣经的时候, 读到的是Luke7章, 最后有一句'But he said to the woman, Your Faith has saved you. Go in peace.' Your Faith has saved you 这句话跟内心深处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于是瞬间硬气起来了, 我说我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结果, 中间过程什么的也就算是酸甜苦辣一番佐料罢了.

最后选择了San Jose del Cabo, 中文叫卡波圣卢卡, 怪洋气的, 是个旅游胜地, 看照片觉得还真挺不错的, 如果不是已经开学了的话, 还真可一考虑叫上几个人去玩两天.
然后背个包带上护照,I20什么的就出发了.

到了墨西哥海关出境口, 基本上都是拖家带口来旅游的, 轮到我的时候, officer看我填的停留时间只有一天觉得比较奇怪, 就问我干嘛来的, 我也如实说了,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希望他们能站在同样第三世界同胞的立场上为我分忧解难, 然后那个officer又叫来另外一个officer, 进行了一番西班牙语的交流, 期间我也很有礼貌地保持笑而不语. 最后他们决定放我过去, 盖完章后对我说了声'good luck'.

出了机场, 发现气温比Irvine高了不少, 亏我还穿着夹克. 临去换登机牌之前我觉得好歹这也算是到过的另一个国家, 怎么也得留点纪念, 于是就去换了几个墨西哥硬币然后买了瓶矿泉水.

当快降落John Wayne机场的时候, 拿着手上的I94, 看着窗外的夕阳, 格外平静.

不出意外地, 出关的时候还是被盘问了, 同样的, 跟他们说实话, 也没怎么为难我, 而这次那个officer帮我把I94订在了护照上.

不知道为什么, 我觉得这次的经历跟以前那次发问卷换公交车钱有着神奇的相似感, 这种相似感来自于其一定程度上的不靠谱与非常规, 尝试过一两次之后令我对现在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感到些许无奈, 又难以抑制好奇, 盼望着下一次会是什么, 去哪里, 和谁一起.

生活生活, 会快乐也会寂寞.
生活生活, 明天我们好好地过.

写完了, 可以回家宅一个长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