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小径 May the Spirit be with you

民主与人性

It is almost universally felt that when we call a country democratic we are praising it; consequently, the defenders of every kind of regime claim that it is a democracy, and fear that they might have to stop using the word if it were tied down to any one meaning. – George Orwell

最近的一些事情,美国选举的丑闻,韩国总统的丑闻,香港立法会的闹剧,使我对民主这个曾经令人神往的词又产生了一些思考。

民主的一个理念就是说要人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可以通过投票的方式来达到使之实化的目的。可是,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下,民众表达的意见是否是其本身经过思考的想法,抑或只是被舆论媒体导向的结果呢?信息时代咨询获取的便利性与被动性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人独立思考的能力,越来越多的人或许只是在休闲的时候刷一刷社交媒体,看一看朋友近况,结果被一股脑儿地灌进了各种心灵鸡汤,求职指南,时政分析,并且这样的信息会多到令人在睡前最后一刻也难以刷完,更别说对其加以消化和思考,结果就是随波逐流,成为舆论媒体的目标与对象。我至今还对韩国电影局内人的一个片段印象深刻,片中的新闻作家将民众比作猪狗时那种打脸的感觉,就好像被硬塞了一坨屎又吐不出来一样。

Read More

波浪号处是为家

# I do wish these command lines would soon be executable

cd ~

usermod -a -G family wen
chown -R wen:family *

mkdir living-room
mkdir bathroom
mkdir kitchen
mkdir dining-room
mkdir bedroom

cp /var/lib/tv ~/living-room/
cp /var/lib/bathtub ~/bathroom/
cp /var/lib/kichenware/* ~/kitchen/
cp /var/lib/dining-table ~/dining-room/
cp /var/lib/bed-size-king ~/bedroom/

echo '😢' > ./memory.log
echo '♥' > ./memory.log
echo '😊' > ./memory.log

forever start marriage.js

Arch Linux Installation Notes

Create Installation Image

Read More

曼谷印象

一开始跟我说要去曼谷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因为当出现泰国这个词时,我的脑海里出现的画面总是逃不过大象,蟒蛇和弯着膝盖跳舞的罗汉们。
当然了,因着某些不可抗力,最后我还是坚定(听话)地买了两张飞曼谷的机票。

Day 1 萨瓦迪卡

这句问候语直到最后我都没有成功地对一个当地人说出,原因是我觉得说这句话的时候双手一定得配合地合成十字,然而不碰巧的是每次我想说这句话的时候某只手上总是有东西,试图合十却总是变成了抱拳,若是一口吼错怕是要被误认为切磋泰拳。

从落地签到出机场大概花了我们四十分钟的时间,机场出口那儿有非常多的出租车,有工作人员安排取票候车,秩序井然。然而轮到我们的时候,发现那个司机并不会英文,于是我们打印出来的英文酒店地址也派不上用场,幸好上面有电话号码,司机电话确认地址之后也还是顺利到达。也算是吃了个教训,以后去英文非官方语言的地方旅行的话还是得打印出当地语言的资料才行。
路上碰上了曼谷的塞车,google了一下发现原来是普遍现象,在曼谷平均2、3个人就有一辆车,堵起来的时候就是露天的停车场。

第一天的晚餐在一家叫Eat Me的餐厅,主要都是招待外国游客的。菜的份量偏小但是意料之外地好吃。
吃完饭沿着是隆街一路逛,沿街有两排地摊货夜市,最后在一个拖鞋摊前象征性地砍了砍价300泰铢买了两双拖鞋。

晚上睡前看了看泰国的偶像剧,W和我都表示泰国人男帅女靓甩国内几条街。

Day 2 将错就错

对于旅行计划来说,容错性很重要,而更重要的是两颗休闲的心,和一个在身边笑着说你白痴的人。

早上本来的计划是去大皇宫,然而因为我没睡醒的缘故,上错了BTS线,乘往了相反的方向,来到了暹罗广场。
暹罗广场附近基本上就是一个购物和吃饭的地方,其中Siam Paragon的第一层有世界各地的食物,楼上还有家非常大的书店,书的种类感觉比香港的诚品还要多些,只不过价格也很贵就是了。
因为都很厌恶无尽的队伍,我和W在海洋公园门口和鱼的模型拍照留念之后便算是去过了。

晚上去了淘宝上订购的大珍珠号夜游湄南河游轮,自助餐不咋的,夜景说实在也是一般,河道两岸大部分都是黑漆漆一片,路过了一处零星的烟花。
回酒店之后在街对面的按摩店做了个脚底按摩,W说按得很好,我觉得略欠份力道。

Day 3 鸟兽虫鱼

基本上这是一个结合了酷热与阴凉,喧闹与秩序,野性与艺术,猎人与猎物的地方。

上午的大皇宫之行就一句话带过吧,天气太热,真的愿意了解不如上网去看。
睡了个午觉之后悠闲地前往恰图恰集市,到了之后发现可以说是名不虚传,街道两旁都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店铺,厉害的是这些店铺里除了卖食物的之外鲜有重复,让人保持好奇不断地探索。
我们在穿过N条小巷之后不小心闯入了本地的一个类似花鸟市场的区域,不一样的是这里卖的不止麻雀,更有大型蜥蜴,热带鹦鹉。在W远离禽类的决定下,我们四处逃窜并最终迷失在鸡鸣狗叫之中。
其实这个地方真的很好逛,若是早的话应该还能逛好一会儿。

晚上吃完晚饭后来到酒店门口的小酒吧,我找了张沙发椅,W坐在我对面的摇椅上,问我,你觉得曼谷是一个怎么样的城市?我回答说这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城市,包容性极强,然而又在包容外来文化的同时让自己本身的传统得到很大程度的保留。

喧闹如满城的汽车,而很少有见抢道鸣笛;世俗如红灯区遍地,而也有敬虔的路人经过佛像便要合十礼拜。

这是一个接近之后才会让人产生了解欲的城市。

后记

回到香港之后,一切又挤了起来,夏天也带着湿气回到了这里,而我,终于可以穿着沙滩裤去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