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小径 May the Spirit be with you

To The Moon

很久以前就被朋友推荐这个游戏,上个星期在steam上看见就买了。游戏时间不长,断断续续地大概玩了三个小时不到就结束了,像一场加长版的互动电影。

剧情讲的是两个技术人员,Eva和Watts,帮助一位老人John完成临终遗愿的故事。

John想去月球。

在他的记忆的最深处,去月球是和跟River见面隐隐地相关的,阻断剂让他忘记了第一次的见面,也忘了月球和星空,灯塔,鸭嘴兽玩偶的关系。

只剩下了,去月球

所以当我看到星座连成兔子的形状,背包里掉出鸭嘴兽的玩偶时,我想这游戏已经完成使命了–它成功地打动了我。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愿望在患阿斯伯格症的River身上显得格外强烈。在那次争吵之后,她开始执着地折兔子直到堆满房间,她宁愿把治疗的费用花在建造灯塔边的房子。所有的坚持,就是为了或许有一天这些事物能唤起John被隔断的那段记忆。

“老时间?老地点?”– 一句初次见面时让心里起了小小波澜的约定。
“没有时间,没有地点”– 不觉想起之前片段中这句话里含着的小小怨念。

她格外地在意他爱她的初衷,在意那一个特定的时空地点下,那一片星空或是灯塔,那一个天真的约定。

有谁不是呢。

一个微笑,一句寒暄,一段旅途。
或许少有人是真正执着的吧,记忆里的元素渐渐模糊,如今怀揣着同样模糊的愿望或梦想,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起初的爱。

在启示录的开头神责备以弗所的教会,他们劳苦忍耐,却失去了起初的爱。
祂不但在意你是否爱祂,还在意你是否因为起初那单纯的心爱祂。
因为在祂不会模糊的记忆里,你也曾单纯地敞露心扉,欣喜时与祂分享快乐,黯然时向祂倾倒悲伤。而是否此时的爱,却成了祈求的衬托。
恰巧的是,人也保留了这点脾气。

照亮彼此的光。

灯塔间的距离是遥远的,一如人与人的心灵。在黑暗中孤独的灯塔对自己的存在也许是没有感知的,而远处另外一座灯塔的灯光却成了彼此的感知。两个灯塔或许自始至终发出的信号也不在一个频道,但聚焦的光照亮了对方,得以欣赏一个相似的灵魂,让这片黑暗不再那么孤独。

所以我想要发出光来,且要一直亮着。
至少,在你的眼中。